English | 中文
加入快速信息邮件群:
移民三年 北大人成进了法学院梦
十二月 12, 2011

李征1995年从北大资讯管理专业毕业,在国内是律师事务所的专利代理人,做与计算机、半导体、通讯相关的专利代理。在中国,做专利代理人需要通过专利局组织的一个考试。来加拿大后,李征希望既有专业代理人的资,又有律师资格,于是他报考了法学院。


      移民做律师 有三大途径
      
他说,中国律师来到加拿大后想继续做律师有三个途径,一是到司法部註册做中国业务的律师,这与个人资歷有关,目前註册成功的中国律师凤毛麟角;二是通过资格认证项目(NCA),这对于中国学歷律师不容易,因为法律系统不同,可以被接受的可能只有几门课;但对于在英国、美国留学读法律的,认证就相对容易些。三是读法学院,按部就班地走上律师之路。
      第二种和第三种方式,都需要读完全部要求的课程。但第二种没有学位,第三种有学位。他选了第三条路。
      他是2008年移民来加拿大的。来的第一年,边在家为太太孩子煮饭,边准备考试。一年后,进入渥太华大学法学院。
      很多中国律师来到加拿大,会觉得考法学院很难。李征说,主要是要通过LSAT考试,考的是逻辑、分析、阅读能力。加拿大每年有四次LSAT考试。是否录取,要看本科成绩、LSAT成绩、个人经歷。
      法学院的第一年是最艰难的,李征说:“都快崩溃了。”因为对教学方式摸不到头绪,考试很多。两个小时的考试,题量大,没有时间想。直接考案例处理,比如说,一辆车被偷走了,卖给第三方,车找到了,怎么处理。一个学期上7门课,还有很多作业,光阅读就是几十页。
      那段时间,李征每天早晨6点钟起床,深夜1到2点才睡。
      他说,学生们这样形容法学院:“第一年,吓死;第二年,累死;第三年,闷死。”到了第二年,学习就没那么累了,因为能抓住重点了。需要看一些老的案例,比如1700年英国的案例,阅读英文的古文;还要阅读过去的案例,去年有案例怎样判了,今年同样的案例也要一样判。这样才符合公平的原则。


      一年吓 二年累 三年闷
      
第二年的累,不是累在学习上,而是累在找实习工作上。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找工作。李征找实习工作很顺利,一下子被高林这样的大律师行接受了。他说,可能是他的工作经验和中国背景帮了他。但有些同学投了几百份简歷,都没有找到实习的地方。这就比较麻烦了。
      法学院毕业生被要求有一年的实习,9个月在律师事务所,3个月做考律师执照的培训。如果第二年找到实习工作,没干砸,第三年的实习就有落了。如果到第三年现找,就太被动了。
      李征说,读法学院,如果第一年熬过去了,就比较顺了。第一年大概有20%至30%的同学离开。
      谈到学费,他说并不贵,一年1万2到1万3,还有助学金、奖学金。除此之外,还有些名目繁多的奖励,比如他税法考了全班第一,就得到500元的奖励;学费压力相对较小,不像在美国的某些法学院,一年学费5万元。
      来加拿大才三年,还是很新的新移民,李征就走在做律师的路上了。对于想在加拿大当律师的朋友们,李征的经验是,走这条路之前还有点犹豫,上了轨道后,路子也就顺了。